高端视讯娱乐-全国人大涉港决定 确保“一国两制”不变形不走样

高端视讯娱乐-全国人大涉港决定 确保“一国两制”不变形不走样

昨天(28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举行闭幕会,大会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这个《决定》是深入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确保“一国两制”方针不会变、不动摇,确保“一国两制”实践不变形、不走样的重要保障。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百年耻辱得以洗雪。23年来,国家坚定贯彻“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一国两制”实践在香港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但实践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面临着新的风险和挑战。当前,一个突出问题就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国家安全风险日益凸显。

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秘书处法案组有关负责人 杨兆业:特别是2019年香港发生“修例风波”以来,反中乱港势力公然鼓吹港独,自决公投等主张,侮辱国旗国徽,煽动港人反中,围攻中央驻港机构,歧视和排挤内地在港人员,组织实施恐怖活动,还要看到近年来一些外国和境外势力公然干预香港事务,利用香港从事危害我国国家安全的活动,这些行为和活动,已经对我们国家的国家安全造成了严重的现实危害,构成了严重的现实威胁。

解决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立法的缺失问题

香港出现当前严峻复杂局面,与回归以来维护国家安全立法缺失有着重要关系。全国人大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就是有针对性地解决香港目前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立法的缺失问题。

香港特区基本法第23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然而,香港回归已近23年,基本法23条规定的立法工作由于受到一些势力的阻挠,迟迟无法进行。

全国政协副主席 梁振英:我相信绝大部分香港市民都知道基本法有这个要求,而且基本法这个要求23年了,一直不能实现。在没有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的情况下,香港社会的稳定、香港社会的繁荣会受到影响。

香港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 张建宗:这就明显有一个空档在这里,有一个空窗,我们一定要尽快去填补它。国家的安全也是我们香港切身的安全,十分重要。

香港基本法第23条明确了香港特别行政区负有维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责任和立法义务。但长期以来,23条在香港被别有用心的人严重污名化、妖魔化。反对派故意将维护国家安全与保障公民权利自由对立起来,基本法23条被长期“搁置”,香港特区的国家安全风险和漏洞也日益凸显。

香港民建联主席 李慧琼:不会有一个国家会允许一个制度是让那个地方出现一个很明显的国家安全的缺口,从国家的角度来看,有责任去堵这个缺口,因为这个是对广大中国人民负责任的决定。

改变香港国家安全领域“不设防”状态

面对香港在国家安全领域几乎“不设防”的状态,全国包括香港各界有识之士认识到,必须秉持底线思维和风险意识,堵漏洞,补短板。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作为中国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依据宪法赋予的权力,严格履行法定程序,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审议并通过了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

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秘书处法案组有关负责人 杨兆业: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强化特别行政区执法力量,绝不允许任何挑战“一国两制”底线的行为,绝不允许任何分裂国家的行为,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在香港目前形势下必须从国家层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改变香港国家安全领域长期不设防状况。

维护国家主权 立法有充分依据

这份被俗称为“港区国安法”的人大决定,分为导语和正文两部分。导语指出,为了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维护香港长期繁荣稳定,保障香港居民合法权益,根据宪法和香港基本法的相关规定,作出全国人大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

全国侨联副主席 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理事长 卢文端:全世界所有国家的安全立法,不管它是单一制还是联邦制的国家,都有国家层面的立法,这是国际惯例,所以我们国家的立法有充分的依据。

责编:俞镜淇

香港中联办发言人强烈谴责暴力违法行为:国家安全必须维护 民众利益不容侵犯

香港中联办发言人强烈谴责暴力违法行为:国家安全必须维护 民众利益不容侵犯

新华社香港5月25日电 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发言人25日发表谈话,严厉谴责暴徒24日在港岛中心城区非法游行聚集,公然打出“港独”标语,肆意堵路、打砸、纵火,破坏公共设施,围殴无辜市民,严重侵害广大市民生命财产安全和合法权益,严重危害国家安全。

发言人指出,反对派和激进势力不顾疫情当前,自5月1日迫不及待重启“黑暴”之后,24日又借反对涉港国安立法及国歌法本地立法之名,大肆行凶破坏,让市民“想有个平安环境”的心愿再次破灭。他们在铜锣湾、湾仔一带,高喊“港独”口号,挥舞“港独”及外国旗帜,四处堵路纵火,打砸中资企业和商铺,破坏公共交通设施等。更有暴徒从大厦天台向地面投掷玻璃瓶,以砖头袭击警方并向警察淋泼有害液体,导致包括4名警员在内至少10人受伤送院。令人发指的是,一名女路人尝试穿过路障时,被暴徒挥长棍袭击,并推倒拳打脚踢;一名律师只因反对堵路,就被数名暴徒用棍棒和雨伞野蛮殴打,重击其头部,导致多处受伤送院。此等暴力违法行径,难容于任何法治文明社会,必须予以强烈谴责,必须受到法律制裁。我们坚决支持香港警队严正执法。

发言人指出,暴徒们的违法行径,充分暴露了他们与外部势力“合唱”、制造恐怖、煽动“港独”、逼香港社会“揽炒”的真实面目。铁的事实再次证明,全国人大决定制定有关法律维护香港国家安全,十分必要、十分迫切。越来越多市民意识到,一小撮人的所作所为再不及时得到制止,绝大多数香港市民的利益和福祉就会被侵害,香港和“一国两制”的前途就会被葬送。我们注意到,24日已有超过50万市民参与“撑国安立法”街头和网络签名大行动,且人数正在持续增加,这是广大市民“护国安、反暴力、反揽炒”心声的强烈表达。

发言人指出,种种迹象显示,一些极端激进分子正加紧策划更大规模的违法暴力行动,妄图彻底“揽炒”香港。我们要正告这些人及其背后势力,切勿低估中央决心。中央政府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决心和意志坚如磐石,维护香港社会繁荣稳定、维护香港同胞根本利益的决心和意志坚定不移,做好了处理各种复杂局面的准备。一些人如果一意孤行,等待他们的必然是法律的制裁。

责编:秦雅楠

惩治极少数违法行径,保护大多数香港人权利自由——三论香港国家安全立法

惩治极少数违法行径,保护大多数香港人权利自由——三论香港国家安全立法

今天在北京开幕的全国人大会议,审议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立法的决定。这一举措击中极少数反中乱港分子的软肋,无疑是对港独分裂活动和暴力恐怖活动的釜底抽薪。对饱受“暴恐”“揽炒”“港独”等荼毒祸害的香港市民来说,国安立法惩治极少数,保护了绝大多数。中央出手救香港,可谓大快人心、正当其时!

回归23年了,由于反对派长期蓄意破坏阻挠,香港一直没有建立起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严重影响了香港整体利益和绝大多数市民的切身利益。正是因为国家安全“不设防”,极少数反中乱港分子才有恃无恐,与境外势力勾结大肆破坏香港管治秩序,让香港社会苦不堪言;也正是因为国安立法缺失,反对派才敢公然在立法会“政治揽炒”,在社会上“经济揽炒”,在街头“暴力揽炒”,为一己私利不惜绑架750万香港市民的利益。再不及时制止,香港社会将永无宁日,香港人珍惜的家园,也会因被极少数人绑架而被揽炒。

“修例风波”以来的一桩桩、一件件,历历在目。极少数人把香港的繁荣稳定绑到自己的战车上,其险恶用心,香港市民早已看得清清楚楚,其卑劣手段,香港市民早已受够。在反对派的大肆破坏下,香港经济指标断崖下跌,超过90%的港铁车站遭受暴徒攻击,1200多名市民在暴力活动中受伤,无辜市民在光天化日之下被“私了”。这样一个社会撕裂、暴力横行、本土恐怖主义阴霾笼罩的香港,还是我们引以为傲的“东方之珠”吗?任由极少数人肆意妄为,香港普通市民还有安全和未来吗? “一国两制”和香港繁荣稳定是我们的最大公约数,中央出手救香港既是迫不得已,也是势在必行,更是权力和责任所系。

立法以维护国家安全是世界各国惯例、国际社会共识。然而就在全国人大会议议程公布后不久,香港部分反对派议员和黄之锋等反中乱港分子随即跳了出来,恶意曲解立法意图、煽动对抗情绪。他们对香港市民要求维护国家安全的呼声充耳不闻,置香港广大市民切身利益不顾,一意孤行污蔑国安立法,无非是想逃避法律对其违法犯罪行为的制裁。广大市民心如明镜,正是这些人不断践踏“一国两制”、危害国家安全,正是他们逼中央出手!最近戴耀廷发表题为《真揽炒十步》的文章,煽动毫无底线地“揽炒”特区管治秩序,进而颠覆国家政权。这些极少数反中乱港分子的意图,香港市民不会看不明白。推进国家安全立法,难道还要再等下去吗?

中央果断出手,就是要严惩为害香港的极少数,就是要保护香港绝大多数市民生活在安全的环境中,生活在祥和的蓝天下。极少数人切莫低估中央决心。

责编:张青津

香港考评局取消受谴责历史科试题并将其从题库内删除

香港考评局取消受谴责历史科试题并将其从题库内删除

新华社香港5月22日电(记者丁梓懿)香港中学文凭考试一道有关日本侵华的历史考题引发社会批判和各界谴责,香港考试及评核局(考评局)22日表示,将取消该试题,会按考生同卷表现估算分数。

香港考评局专责安排及统筹考试。该局当日还表示,将该试题从题库内删除,不会作为以后设题的参考选材。

香港中学文凭考试相当于内地高考,在今年历史科(卷一)考题中,有一道必答题要求学生就试卷提供材料,回答“是否同意‘1900—1945年间,日本为中国带来的利多于弊’的陈述”。

该题近日引发社会各界强烈批评,香港特区政府教育局日前派员向考评局了解出题和审批试题机制,了解出题过程有无严格遵从机制执行。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也明确表示,此次试题争议是专业失误,教育不可以是“无掩鸡笼”,一定要有人把关。

责编:童芳